我在长门天气好,不必金屋藏阿娇

2017-10-04 300万精英爸妈 @ 爸妈营 爸妈营

点击“爸妈营”关注

汉景帝时,长公主刘嫖问五六岁的刘彻:“你想娶媳妇吗?”她挨个指了一百多宫女,刘彻都说不好。长公主又指着自己女儿问:“娶阿娇好不好?”刘彻笑着说:“如果能娶到阿娇做妻子,应该修建一座金屋让她住。”


长公主大为欢喜,常常在汉景帝面前说刘彻好话,最终使得汉景帝立刘彻为太子。


刘彻继位,陈阿娇为皇后,但她多年未能生育,刘彻开始宠幸各种美人,其中最著名的一位,是刘彻姐姐家的歌女卫子夫。


陈阿娇嫉妒卫子夫,几次寻死觅活,还任用女巫楚服,扎小人诅咒刘彻和卫子夫,最终楚服被当街斩首,300 多人被牵连丧命,陈阿娇被废去后位,遣往长门宫居住。


为了让帝王回心转意,陈阿娇斥重金请司马相如撰写《长门赋》,表达了自己在长门的哀怨,还有对刘彻不变的爱慕。


刘彻十分感动,然而还是拒绝了陈阿娇。


陈阿娇在长门宫郁郁而终。


她的一生,为我们留下了“金屋藏娇”和“千金买赋”两个典故。



我不怕惊

我不怕苦

我不是玩物


我一生骄傲

谁都没有资格把我收藏好

 至亲至疏夫妻 



 

PART 1  废后当年一枝花


“陈阿娇违法乱纪,大搞封建迷信活动,不适合继续担任大汉 CEO(也就是刘彻同志)妻子一职,经研究决定,判处其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
我夫君,不对,我前夫刘彻,让大汉有关部门搞了这么一封开除信给我。



最靠不住男人心,现在恩断义绝也是他,当初海誓山盟也是他。


“假如能娶到阿娇姐姐当老婆,我就给她造个金光闪闪的大房子,让她住在里面,天天高高兴兴数钱玩儿~”


听到这话的时候,我年纪还小,萝莉身子豆腐脑,才把这种不实际的甜言蜜语当补药,一吃半辈子。


金屋有什么好,冬凉夏暖,春秋亮瞎眼,老不实用了。


但我轻易就信了这么简单粗暴的许诺——直男审美本来就不能指望,好歹也算是一份诚意。男人送多少钱的礼物给你,你在他心里就值多少钱,对吧?


我很高兴,我,貌美如花陈阿娇,本来就值得天底下最好的屋子,最好的男人,最好的爱情……吧。


其实心里隐约也知道,我妈到底也是现任皇帝他一个爹一个妈的亲姐,像我这种皇N代的未来,并没有多少路可以走。


要么泥里,要么云里


说起来其实是低嫁一点比较好,可能一开始被人笑话,但娘家权重,我不会过得太差的,此时夫妻,不过是生活的战友,懂尊重,讲恩义,就是差不多的良人了,我大面儿上总能被捧着,私底下……私底下哪家的锅底不是墨墨黑的呢?


最最麻烦的就是当皇后了。


摆在皇后前面的路,条条都是绝路:


家族——

不给力,是祸;给力,是外戚之祸。


子嗣——

没有,我的位子保不住;有太多,他们的性命保不住。


至于爱情——

呵,爱情。


多少高贵的、聪明的、漂亮的、善良的女人,平衡得了皇权与家族,也能在一大堆嫡子庶子里游刃自如,却偏偏都,栽在了爱情手里。



不得不承认,我和刘彻,也有过好日子的。


少年的时候,身边人最简单,彼此的世界里只有彼此,人前人后,刘彻拉着我的手,一口一个“阿娇姐姐”,软萌软萌,什么都听我的,指哪打哪,就差没摇个尾巴叼个盘子了。


而我,我吃最好的,穿最好的,戴最好的,时不时的赏花看月,调教戏子伶人,业余生活丰富得不得了。


有时候刘彻会呆呆地看着我飞扬的裙角:


“阿娇姐姐,像你这样活着,真好。”


对啊,真好。


刘彻从小志比天高,上面偏偏有一代女骄他奶奶我外婆窦漪房女士,再加上一个耳根软的爸爸,一个被妈坑的哥哥,苦也是苦。他早就习惯了夹着尾巴装圣人,整个人看起来灰蒙蒙的。


我跟他不一样,我是鲜红。我活就要活得任性,活得放肆,活得惊天动地。


哪怕一时繁华,好过一世庸庸。


从小手拉手一起长大的啊,这久长的欢快的相处啊。


每一天,每一天,我都很快乐,这世上应该没有比我更快乐的人了,我昂起头,哈哈哈笑。


命运则在我身后,发出冷笑——


我蠢到向帝王求真心真意,向天家讨一生一世。




 

PART 2  长门不是你想来就能来


我趴在地上,低头接了开除信。


上一次低头,是去接那张皇后上岗证。


人生真滑稽。


我想,这辈子,低这么两次头,也就够了。


我的心有点死。


本来早就应该死了,年岁渐长,永巷里住进了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,原来属于我的一整个刘彻,被这姹紫嫣红吸引,分身成一小片一小片,左也丢一片,右也丢一片。


我常常在椒房殿门口站着,耳边远远传来嬉闹声音,像轻轻的一支羽毛,挠着我的脚底心。


笑是笑着的,笑得很难受。



不是没吵过,又哭又闹,要死要活,都试过(羞耻啊羞耻),最终,没了力气。


那个大笑着的陈阿娇,大概,也被切片了吧,我没刘彻牛,我的心被切了一片片,就死得透透的了。


这男人啊,心要是散了,闹,是闹不回来的。


所谓夫妻,慢慢的,也就只剩了个名分而已。


离婚搬家了反而好,眼不见为净。


椒房殿满屋子的东西,必须断舍离。


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呢,衣服首饰,我都已经有过最好最好的了,往后的日子,不要就不要了吧。


我简直有种逃难的心态——快点跟这一段不堪说再见,快点把飞扬的陈阿娇救回来。


我妈知道了,嗷嗷地哭,觉得我太受委屈:


我反而安慰她:


“长门宫本来就是你献给刘彻的,现在转了转回到我手里,多有缘分,多合适。”


我妈就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我。


唉,谁不是自私的呢?


我知道她现在跟小鲜肉董先生打得火热,我的死活,她也就是闲操几句心的程度,最后的最后,长门的日子,还得我一个人扛。


“妈,对不住,我没给陈家撑好皇后这个位子,哥哥们那德性你也知道,我不在高位,说不定也是好事,你别多管了,你开开心心的,自己好好过。”


我妈倒也有点不好意思,不再咋咋呼呼哭天抢地了,她不闹的时候,还挺端庄华贵的呢!


估计我也一样。



我身边也没什么可用的人了,几箱子东西,轻装搬去了长门。


没住上几天,卫家小妞,子夫同学,来了。


她就看着我,也不说话。


这就很尴尬了。


可怜我一个前任大房,还得跟上了位的小三瞎客套。


我能说什么呢,我也很绝望啊:


“刚搬来,还挺乱的,随便坐啊。”


卫小妞也没跟我客气,摇曳生姿地就坐下了:


“我来看你,皇上,他,并不知道……”


得得得,知道不知道有差别吗?我还指望你们夫妻组团拎着瓜果点心来慰问我?


卫小妞继续吞吞吐吐:


“前阵子也没得空,弟弟刚打了几个胜仗……”


我越发的不耐烦她这小家子做派:


你们卫家牛大发了我们陈家挡不了你们的道你放心吧~”



卫小妞蛮惊讶,抬头看了我一眼,慢慢悠悠地继续说:


其实,姐姐,真的,你也不容易——不贤,百姓苦;太贤,自己苦——当皇后忒不容易。


我心想,你也算是个明白人了,铁打的后座,流水的女人,身在后宫,除非死得很早,命又很好,才能勉强指望专宠这种事情……可话又说回来了,谁也没拿鞭子抽着你往上爬啊:


“得了吧,都是这一窝子里处着的,谁还不知道谁?你留点力气好好斗宫里那些个流量小花吧,我保证,我不给你添乱,我妈不给你添乱,我们家谁都不给你添乱,你就别有事没事找我聊了~回吧回吧,我这儿就那么几碗糙米饭,不够吃啊~


不当皇后了,我索性放飞自我,卫小妞拿我没办法,又算是得到了我半开玩笑的保证,施施然起身回转——那小腰扭得,我再投 80 次都学不了。


我挥手绢:


“不送啊~回头,也别来了啊~”


卫小妞脚下猛一踉跄。


我重新坐下,叹了口气。


讲真,你刘彻和卫小妞,不欠我陈阿娇什么,一座金屋子,我还真没那么稀罕。


你们欠的,是楚服,还有我身边的那 300 多条人命啊。




 

PART 3  楚服你不是死透透了吗?


我目送着卫小妞,坐在那儿,继续愣怔着。


愣着也不是个事儿,干脆又捞了壶酒,咕咕咕往嘴里灌:


“妈蛋,还大汉朝呢,这酒神马玩意儿,一点烈性都木有,傻白甜~”


底下硕果仅存的几个下人,一个个跟见鬼似的瞪着我。


我一口气嗑了大半壶,太甜了,往里打俩鸡蛋,能当下午茶吃,我都不好意思撒酒疯:


刘彻啊刘彻,你们甜甜蜜蜜,我特么冷冷清清,我忍了!单身狗就单身狗!你们特么还想吃狗肉!”


我干了这一壶,发狠砸了,又挑起一壶,自己觉得自己可豪气了:


“咱们那么多年的情分了,你不爱我,我没话说,你爱卫子夫,我也不拦着!可你特么赶尽杀绝就有点太过了!当不成爱人,好歹都是自家人,有你这么对自家人的!


再砸,再喝:


“我陈阿娇到底也是好吃好喝养出来的好姑娘,嫁到你老刘家,就算没生蛋也特么生了一肚子气,临了的你连个楚服都不留给我,我就这么一个朋友了!”


长门秋风冷,我继续砸,继续喝,喝到够量撒个没观众的泼:


“你想当千古一帝,你征战四方,要用人命铺路,我懂我理解!可我特么就一个女人而已,我特么明明已经退了又退,你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,300 条人命,帮你铺一个深情厚谊不负恩的人设路,这就很过分了好吗!”


原来我还是会哭的,我拾掇拾掇滚来了长门,我平静又懂事,知道内幕的谁不啪啪啪鼓掌夸我一个!可我还是会哭的!



突然有个人,拍拍我的肩膀。


“没事了,没事了,阿娇。”


我去,是楚服!


是我在椒房殿里最亲密,最信任,最指望得上的楚服。


是被刘彻冤枉成神婆,给当街砍死了的楚服。


“你特么还活着!”


楚服笑了:


“对不起啊,前阵子没帮你整理行李。”


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:


“行李什么啊行李,这怎么回事你倒是先说说啊!”


楚服脸上,满满都是老狐狸的奸诈:


“这事,刘彻还真没冤枉我,我本来就是懂得巫蛊的人,可惜你不肯用,要不然多少个刘彻卫子夫都死球了。”


要不要讲得那么吓人啊,男女分手而已,咱们好聚好散不行吗,动不动就一死一拨人,你们手笔好大!


楚服走到我身旁,手势轻轻地帮我薅着头发,仔仔细细跟我解释:


“我们这类人,会一点你们看不懂的戏法……”


你们哪类人啊!这话里浓浓的优越感是闹哪样啊!你到底要说什么我等得肠子都快打结了啊!


“具体原理你也不用懂那么多了,反正大概意思就是,我没死,那 300 多个下人我也顺手帮你救了,你们看到的各种人头落地,都是障眼法而已。不用谢哦,么么哒(づ ̄ 3 ̄)づ”


我暴跳如雷:


“么你大爷啊么……我为你……们……哭了那么多天!好不容易才收了眼泪团成一团滚到了这旮旯,你跟我说你没死,你特么是把我当年过了骗我玩呢!”


楚服哄娃似的撸我头毛:


“别气别气,就你那纯天然无添加的演技,能指望骗过刘彻这人精?再说我躲过了风头,不是来救你了吗?”


我一巴掌拍下她的手:


“别整这些虚的,我眼看着就得老死在这破长门宫里了~”


楚服捏我脸:


“这哪能呢?我都安排好了,拿了老大一笔钱,帮你砸了大汉首席自媒体司马相如同学,他已经动工写《长门赋》了,不拖稿的话这几天就该交货了,到时候你拿去给刘彻表表忠心,满足一下人家大汉天子的虚荣心,然后就好抑郁而终了。”


我一咕噜爬了起来,死死盯着楚服:


“那我死一死以后呢?”


楚服贼笑了起来:


“听说过张骞么?前几年他不是去了一轮西域么,回来就夸那儿的人好看,我估计着得比刘彻帅 800 多倍,还有各种好吃的……他,又要招人再去一轮……”


哇哈哈哈,我仰天长笑:


“走走走,我抓紧死,死完咱们姐俩去西域,吃着果子,撩着汉子~


哇哈哈哈~



做人当如陈阿娇~

家里有钱又美貌~

从小遇到刘家郎~

许我金屋多荣耀~

人生得意千日好~

一朝负心全忘了~

杀我楚服骂我巫~

休我发妻去长门~

长门终日人寂寥~

好在楚服是个宝~

死里逃生把我找~

找了相如帮写稿~

拿了稿子我把忠心表~

表完忠心就出逃~

逃到西域我乐逍遥~

乐~啊~逍~遥~




爸妈营还有 3 款好物推荐


点击 ☞ 舒适到让你忘记穿了内衣的隐形bra,一周狂卖3万件,穿过就会回购


点击 ☞ 秋天宝宝天天挂鼻涕?大人小孩过敏性鼻炎频发?这个法国药妆轻松净化鼻腔,孩子自己都能用!


点击 ☞ 去咳降火润肺!匠心秋梨膏、山楂六物膏!顶级食材,不加1滴水,无1滴防腐剂,无1滴增稠剂,6个月+宝宝、大人、老人、孕妇都能吃!


. . . . . . . . . . . . . . . . . . .

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:爸妈营严选

然后回复关键字【十月

领取 爸妈营十月优惠券 3 张




关注爸妈营,打开首页输入框,

回复 妈妈,看【妈妈教育专题】200+篇好文


回复 爸爸,看【爸爸教育专题】153篇好文

回复 心理,看【心理教育专题】125篇好文

回复 绘本,看【史上最强绘本资料库】

回复 下载,看【61个顶级下载资源】

回复 安全,看【安全教育专题】200+篇好文

回复 明星,看【明星教育专题】200+篇好文

回复 隔代,看【隔代教育专题】96篇好文

回复 健康,看【健康教育专题】192篇好文

回复 购物,看【海淘购物专题】156篇好文

回复 早餐,看【亲子早餐专题】48篇好文

回复 二胎,看【二胎教育专题】114篇好文

回复 英语,看【英语教育专题】94篇好文

回复 乐高,看【乐高教育专题】37篇好文

回复 看片,看【电影动画专题】59篇好文

回复 手工,看【创意手工专题】71篇好文

回复 兴趣,看【早教兴趣专题】34篇好文

回复 亲子游,看【亲子游攻略】200+篇好文

回复 儿童房,看【亲子家居专题】141篇好文


爸妈营,www.bamaying.com 

由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、白领妈妈创立。长期与哈佛大学教育学院专业人员合作。

只研究:精英爸妈们的学、玩、买!


微信:         爸妈营

微博:         爸妈营

商务合作:    bd@bamaying.com

投稿邮箱:    tg@bamaying.com


▼ 点击阅读原文,进入【爸妈营严选】